滴血杜鹃

2015/10/20 10:31:34  来源: 编辑: 浏览次数:

 ——黄土地上的女作家曲焕平

    “我忽然明白,他们就是我的果园,是我生命存在的意义。曾经有几次机遇,我可以调离山区,走向大都市,但我毫不犹豫地拒绝了。我现在终于懂了,这片倾注了我太多心血的土地,才是我的最爱!这里是我灵魂和情感的栖居地,拒绝离开,就是拒绝生命的流浪!”这是曲焕平在《洛阳日报》副刊头条《果乡情浓》里对自己生命的告白,也是漂泊数年后我的感受:我的根已深扎洛宁,我的灵魂已嵌入那片土地 ......

让生命凿穿岩石,在有限的时空爆出一片绚丽

    平姐大我一岁,1965年6月出生在洛宁县底张乡大阳村一户农家。8岁那年,父母离异,要强的母亲支边将她带到新疆生活。后随母退休返洛,1985年调入洛宁县工商局工作。我们是同行,她和我父亲同在一个办公室工作,加之对文学的共同爱好,我们俩就成了无话不谈的好姐妹。

    平姐外表上给人的印象是个柔弱妩媚的小女子,把她比作“林黛玉”再贴切不过了。就是这样一位林黛玉式的女子却做出了惊天地、泣鬼神的壮举,谱写了一曲“巾帼不让须眉”的赞歌。她是河南工商人的一面旗帜,也是我们洛宁人的骄傲。

    她的丈夫生前是矿区派出所的所长,护矿任务艰巨,和自己娇美如花的妻子总是聚少离多,照顾老人和孩子的重任就压在了平姐一个人身上。她的写作常常是伺候睡了老人和孩子,在夜深人静时才开始。初期的写作她是背着丈夫的,因为丈夫心疼她,不让她写,只要看到她动笔就会将稿子撕碎。我也多次劝她放弃:“既然哥反对,你就不要再坚持,有一个幸福的家比什么都重要。写作只能当作爱好不要当成事业,先停下来,等孩子大了再说”。在我的多次劝说下,她答应了。

    命途多舛,上天没有眷顾她的坎坷。正当她想放弃创作过相夫教子的生活时,灾难再一次降临到她头上:1993年12月24日,她的丈夫在执行公务中被歹徒杀害。晴天霹雳,平姐悲痛欲绝,多次哭得昏死过去 ......

    丈夫刚刚离去的日子,她的天空成了灰色,丈夫的影子无处不在,昔日的缠绵总在眼前晃动,让她一度失去了活下去的勇气。公婆的失子之痛刺激着她,幼女恐慌的眼神使她清醒:我要活下去,要坚强地活下去,承担起丈夫对家庭、对社会的责任!丈夫死得其所,我要把他的精神发扬光大!过了丈夫的百天祭日,她对我说“小妹,我想通了,你们不用再担心我。你哥走了,我要用手中的笔来讴歌共和国的英雄,完成他未竞的事业。”看着她满脸的坚毅,那一刻我心头突然浮现出“先生”这个词来......

    “英雄不能白死,我们的社会需要讴歌正气”的想法,让她很快从“此恨绵绵无绝期”的悲恸中解脱出来。她早期的创作充满了对丈夫的缕缕深情,作品朴素自然,没有丝毫的矫揉造作,字里行间无不流露出小女子的柔情和对美满婚姻的眷恋。《三十根未燃的蜡烛》中有这么一段文字:“举家团圆哪个家庭不向往?天伦之乐,哪对夫妻不期盼?这些,对于我总是那么吝悭。我在心中多次埋怨他,山是他的家,家是他的店。他也时常惭愧地说,别急,总会有那一天的。是啊,一个三口之家,怎能缺少那遮风挡雨的一员呢?人生的三角架又怎能缺少他这一条腿呢?我和女儿都期待着,期待着那本离多聚少的日历早一天翻完!”在这种等待和期盼中,在母女俩用心用意买来蜡烛为丈夫过三十岁生日的时候,他却光荣殉职,那一年平姐才28岁。“他去了,永远的去了;他为保卫矿山离我们去了,去追赶他那事业的忠诚去了;他去了,永远的去了,这一顿未吃的团圆饭却成了他‘最后的午餐’。他走了,留给我们一个怎么也画不圆的梦,一个永远残破的梦和涓涓不尽的思念”。

    她在《爱的小巢》一文中的叙说更催人泪下:“欢乐积淀成往事,只有在回忆时才能展现出一幅幅美丽的风景,我更加怀念那双给我温暖和力量的手,怀念那幅坚毅而刚强的面影,怀念那个被爱情激荡的小巢。呵,空空的小巢,无趣、无聊、无奈。风来了,雨来了,小巢兀自摇晃着无尽的忧伤和永恒的思念”。透过文字,我们仿佛看到万家灯火的团聚中,空空小巢随风摇曳,一个多情纤柔的小女子伫立窗前,她多么希望那双曾给她温暖的大手扶上肩头,然而都已成为过去。就是这样一个在情感上极度依赖丈夫的弱女子,情感的天空突然间天崩地裂,她该如何应对家庭的剧变呢?她的命运之舟该驶向何方?“以后有谁为我生命的天空撑起一把雨伞,为我遮挡人生的风雨呢?”主人公的无奈、忧伤和思念跃然纸上。如泣如诉的文字让观者动容,唏嘘不已。

    都说玩文字的人浪漫,平姐却从未享受过这种待遇。她想躺在父母怀里撒娇时,却饱尝了父母婚变的痛苦;她想和相爱的人花前月下缠绵时,恋人却因护矿责任重大而聚少离多;筑起了爱情小巢,当满心希望在丈夫的呵护下过相夫教子的普通人生活时,他却撇下她们母女撒手西去 ……

    平姐向往的浪漫终于在她的《思念绵绵无绝期》里“实现了”:“望着你的遗像,我重复着每个节日必做的功课。烛光摇曳中,我好像看到你的眼珠转了,嘴唇动了,我仿佛听到你在说:‘我人虽去,魂还在,夫妻一体,双影同心,白头到老,咱们永远不分离……我就在你的心里、你的脑里,在你的思念里。有难时,不要哭泣,哭令我心碎!用灿烂的笑面对人生,人生的崎岖坎坷就会化做坦途,生活的磨难就能变成一道绚丽的蓝天彩虹!’”夫妻团聚本是人生再正常不过的事情,而对平姐来说是多么的可望
分享到: